首页 > 深度解读 > 正文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 一场围绕南海的骗术

2016-07-14 08:30:00

7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新华社记者 陈晔华 摄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如约”公布所谓“裁决”。站在仲裁庭背后的一些国家,想必会拿着这份裁决,随声附和,高调开腔,甚至威逼恫吓。

但是,裁决书的“满纸专业术语”,掩不住仲裁案“一派荒唐谎言”的实质。从接案受理、到宣布管辖、再到做出裁决,3年来,仲裁庭帮衬着某些利益集团,实现了把政治问题法律化包装的图谋,加上美日等国在一旁时不时敲边鼓、添薪火,使得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里里外外,都散发着“骗局和圈套”的异味儿。

骗术一:鼓吹“仲裁庭公平公正”】

2013年1月,菲律宾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十五部分及附件七,就中菲有关南海问题针对中国单方面提起仲裁。2014年12月7日,中国发表立场文件,阐明仲裁庭对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没有管辖权。2015年10月29日,仲裁庭发表有权受理的裁决声明。

这一回合的关键,在于仲裁庭是否具有管辖权,这关乎仲裁庭是否公平公正的根基。

菲律宾提出仲裁事项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是请求仲裁庭对其声称的“中国占领或控制的”南海岛礁的性质和海洋权利进行判定。菲律宾主张,中国依据南海若干岩礁、低潮高地和水下地物提出的200海里甚至更多权利主张与《公约》不符。

仲裁庭认为,判定岛礁自然属性和依据岛礁自然属性判定其应有的海洋权利符合《公约》规定的管辖权,因此仲裁庭有权受理。

但事实是,脱离了岛礁主权谈海洋权利纯属无稽之谈。路人皆知的是,菲律宾所提的岛礁法律地位仲裁事项的本质是中菲之间关于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争端,同时涉及海域划界争端。前者不属于《公约》调整范围,后者已被中国于2006年的排除性声明所排除,两者均排除了《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性。

既然《公约》在解决南海争端问题上已不具备适用性,仲裁庭拿什么来仲裁?

仲裁庭接案、受理、裁决的谎言背后,是脱离本质看表面,是对中菲岛礁争端的“切割”处理,是试图化整为零地否定中国对南海诸岛的整体性主权,是对双方争端性质的篡改。

骗术二:污指“中国违反国际法”】

对于南海仲裁案,中国政府多次表明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的立场。但美国等一些国家借此给中国扣上一顶“不遵守国际法”的大帽子,四处唾沫横飞。

事实是,遵守国际法从来不意味着要去执行一个枉法在先的仲裁庭做出的裁决。

仲裁庭枉法有三:

其一,南海岛礁争端并非没有解决机制,有关当事国与中国之间长期建立有对话渠道与平台。仲裁庭把《公约》强制凌驾于受国际法保护的既有和平对话框架之上,构成了对国际法的严重破坏和对地区和平对话机制的肆意践踏。仲裁庭本身,在破坏国际法。

其二,中国政府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做出的排除性声明合法有效,排除性声明已将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等方面的争端排除在《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仲裁庭强行推进仲裁程序,是对中方排除性声明的肆意践踏。由于排除性声明本身就是《公约》的重要组成部分,仲裁庭实际上违反《公约》在先。

其三,任何国际裁决,最终目的都是用和平方式解决分歧与矛盾、推动和平与发展。任何裁决都不能以破坏既有和平对话框架为代价,也不能给地区局势制造更多混乱与危机。但现实是,自有仲裁案以来,南海局势更加复杂,外部势力频繁介入,海上安全紧张加剧,周边国家分歧趋多,地区民生受到波及。仲裁庭实质性违反了维护地区和平的法律规则与秩序。

以此三点,仲裁庭的合法根基已不复存在,其裁决结论已不是公与不公的问题,而是一纸无效的空文。

仲裁庭不等同于国际法,枉法的裁决是对国际法的肆意践踏,当然就是废纸一张。

上一篇:历史铁证,不容忘记——南海“巡洋”篇
下一篇:尼斯恐袭隐藏更大战略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