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解读 > 正文

尼斯恐袭隐藏更大战略意图

2016-07-20 08:59:00

“7·14”尼斯恐袭是法国18个月内发生的第三起惊天血案,距去年“11·13”巴黎恐袭仅过去几个月。认领恐袭的“伊斯兰国”极端势力,视生灵为草芥,以杀戮为耕作,致繁华闹市血流成河、尸横遍道;法国社会风声鹤唳,极度恐慌,爱丽舍宫、马提翁宫(总理府)遭受猛烈抨击。

尼斯恐袭暴露出法国反恐体制的诸多弊端,其惨淡经营的城市安全体系、大型活动安保体系、边境防控体系形同虚设;跨部门情报搜集、研判体系,以及欧洲乃至全球范围的情报交流体系的漏洞暴露无遗。特别是情报部门对嫌犯无案底,致其闯关作案,令舆论哗然,安全部门压力山大。

善除害者察其本。法国与“伊斯兰国”结下梁子固然是遭报复的原因之一,但将法国屡遭恐袭归结于此,则略嫌简单,以一概全。彼出于是,是亦因彼。在伊、叙打击“伊斯兰国”前线,美俄德英等国亦伐兵伐城,与之结有血海深仇。故而,“伊斯兰国”策动尼斯恐袭的动机、时间、地点、手段值得深加研究,其背后应隐藏更大的战略意图。

从国际反恐斗争总体态势分析,尼斯恐袭乃“伊斯兰国”发动的“斋月战争”重要一环。斋月期间,世界各地爆炸不断,枪声不绝:奥兰多、伊斯坦布尔、麦地那、盖提夫、达卡、巴格达等地均遭“伊斯兰国”血洗,恐袭密度之高,势如井喷;伤亡之大,血流漂杵,为“9·11”15年来所罕见,足可将其定性为“全球性恐怖主义闪电战”。

“伊斯兰国”悍然发动此战,有对其“立国”思想、战略重心、军事战略、战术手段作重要调整的一面;拉马迪、费卢杰相继失陷,摩苏尔、拉卡危在旦夕。为强撑待变、反弹复燃,“伊斯兰国”亟欲从“建政立国”向秘密组织转变;从攻城略地向杀戮作乱转变;从战场攻防向就地“圣战”转变。

“伊斯兰国”战略思想的调整,在战术上体现为:收缩防线、弃城而走、放弃“国土”;全师避战、保存实力、化整为零;隐身于市、唤醒蛰伏,独狼作案。尼斯恐袭乃“伊斯兰国”卧底法国的潜伏者、沉睡者对拉卡“斋月杀戮”指令的响应,“斋月战争”掀起的腥风血雨或成“伊斯兰国”向“基地”型组织蜕变的洗礼。

外因通过内应起作用。法国近年多起恐袭的案犯大多来自国内。法国《费加罗报》数据显示,该国现关押8250名穆斯林激进分子,为去年人数的一倍。薪不尽,火不灭。国家安全面临的潜在威胁,可见一斑。尼斯恐袭后,法国内政部官员以嫌犯是“短期被极端化”为由开脱,实则忽略了“沉睡者”久卧思起,久蛰思动的行动规律。

中国兵法有言: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意即认为无懈可击,就易松劲懈怠;司空见惯之事,就不再起疑。法国敌情、社情、恐情严峻,强力部门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枕戈马上行,紧盯死守、师老兵疲。此次蜂刺入怀,随及解衣,令人感到犯了兵家大忌,反恐布势未跟上恐情变化。

法国反恐屡战屡败、越反越恐,极端主义对欧洲的渗透加剧,“伊斯兰国”乱欧之心不死,平均每月有成百欧洲公民前往,其中一些人经洗脑后回流本土,恐情已成新常态,法国爆发新一轮恐袭,仅是时间问题,或正如奥朗德总统所言,“打击恐怖主义是长期战争”。

迄今,法国反恐尽向伐兵求胜算,必从战神借雷声,一味突出军事打击,或已犯下方法论错误。鉴于法国本土文化与伊斯兰教的冲突愈演愈烈,在加大军事打击、加紧构筑城市安全体制的同时,更应紧紧扭住反极端宗教理论的重心,针其膏、药其肓,彻底摧毁“伊斯兰国”的精神支柱,方能保国土安全无忧。

(陆忠伟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

上一篇:菲律宾南海仲裁案 一场围绕南海的骗术
下一篇:未遂政变将给土耳其带来多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