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评论 > 正文

外交“拉锯”,土耳其与欧盟关系何去何从?

2017-03-31 08:52:00

外交“拉锯”,土耳其与欧盟关系何去何从?

■国防科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吕勇勇 曾国杰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资料图)

近段时间,土耳其与德国、荷兰等欧盟多国之间上演外交“拉锯战”,一边是土耳其总统“怒怼”欧洲多国,指责他们是“纳粹余孽”,一边是德国、荷兰等国坚决抵制土耳其官员入境为修宪公投造势。自3月12日荷兰政府拒绝土耳其外长所乘飞机降落以来,土欧之间龃龉不断。据报道,土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将会在公投后“重新评估与欧盟的政治关系”。从历史来看,土耳其已经走过了30年漫漫“入欧”之路,参加了除欧盟以外几乎所有的欧洲区域组织,但至今没有获得欧盟的“入场券”,其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从现实来看,土耳其作为北约第二大常设部队的成员国,在欧洲集体安全事务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近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以及中东难民潮问题上,土耳其都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不难看出,这场外交冲突的最核心问题,是定于4月16日举行的土耳其修宪公投。面临不断升级的外交风波,土耳其与欧盟关系又将何去何从?

修宪之争,土欧缘何引发外交“拉锯”?

今年1月21日,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以339票通过、142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极具争议的宪法改革草案。这标志着土耳其共和国在从议会制到总统制国家的转变之间,只剩下了全民公投这最后一步。而只要修宪法案最终通过,土耳其总统就能够从虚位元首转变为实权元首,其权力就会大大增强。但是,修宪作为土耳其的“家事”,怎么会迎来欧洲多国的一致“冷脸”呢?

一是在意识形态上,土欧之间存在分歧。土耳其的历史、地理和宗教特点,决定了它更像是一个东方国家,而不是西方国家——90%以上的人口是穆斯林,伊斯兰教在宗教中占有支配地位,土耳其与欧盟国家在意识形态上存在巨大差异。长期以来,土耳其“入欧”长跑未果,却又赶上了加齐公园事件和2016年7月的军事政变,这使得土耳其对欧美国家的信任产生了裂痕。

二是在国家安全上,土欧之间存在矛盾。去年7月,土耳其爆发军事政变。虽然土耳其政府迅速平息了这一风波,但对比政变发生后,普京第一时间致电埃尔多安对政变予以谴责的善意,作为盟友的美欧却隔岸观火、引而不发,事后还落井下石、指责埃尔多安肃清“政治对手”。况且长期以来,土耳其在北约成员国中一直被视为“二等公民”,欧美国家不仅经常怀着道德优越感指摘土国内政局,并在土击落俄战机后招致俄罗斯制裁时却拒绝为土“撑腰”,这使得乌克兰危机后站在对抗俄罗斯一线的土耳其相当失望。还有就是在库尔德人武装问题上,美欧都打着利用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武装对抗“伊斯兰国”的算盘,却罔顾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武装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分离势力过从甚密。虽然土耳其早已宣布库尔德工人党为“恐怖组织”,但美欧却对此态度暧昧。

三是在执政风格上,埃尔多安难以被欧盟所接受。在2014年担任土耳其总统前,埃尔多安曾任土耳其总理一职长达11年,是个敢想敢干、雷厉风行的政治强人。军队在土耳其的政治生活中势力强大,埃尔多安却多次拿军队开刀,对给予军方太多权力的法律进行了修改,并数次大规模调换军队高级将领。在外交上,他指责美国是“以色列的律师”,多次拒绝美国借道土耳其出兵伊拉克。埃尔多安的风格受到许多阿拉伯国家的欢迎,不少人称其为土耳其的新“苏丹”,这必然会招致欧美国家对其不待见。欧洲国家担心,土耳其此番修宪会大大加强总统的权力,并导致其脆弱的三权分立制度趋于崩溃,进而倒退到独裁与集权的政体上。作为信奉“历史终结论”的西方国家,绝不会坐视“民主的倒退”在土耳其发生。

上一篇:英国遇袭,“独狼”应重点防范
下一篇:“特默会”不欢而散,美欧“裂痕”难以弥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