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评论 > 正文

美国欲建独立太空部队,军事变革直指外层空间

2017-07-03 11:21:00

美国欲建独立太空部队,军事变革直指外层空间

国防科技大学太空安全战略研究中心 杨乐平 彭望琼

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陆续重用了一批拥有军方背景的高官,不仅背离竞选表态增加军费预算,并且开始着手调整安全战略、推进军事变革,最新调整改革目标直指太空。

最近几个月,围绕太空军事组织领导管理体制的改革,美国军方和国会采取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动作。针对太空“日益严峻的安全威胁”,美国空军提出将太空作为一个与陆、海、空、网并列的作战域,在空军现有组织架构下增加专门负责太空任务的指挥机构与人员,并为此设立一个专门负责太空作战的中将副参谋长。然而,美国国会对此并不满足,明确要求把太空军事力量从空军独立出来,在经费投入、人才培养、文化建设等方面的需求给予切实保证,以确保太空部队优先发展。为什么当下美国如此关注太空军事调整改革?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问题与考虑?本文为你解读美国最新太空军事变革的来龙去脉。

背景

从去年开始,太空战在美国国内再度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智库发文、媒体热炒、高官点评,喧嚣热闹。去年1月,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提出“有限太空战”构想,认为美国太空霸权不受挑战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太空战不可避免。去年6月,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提出太空战略再平衡,建议实施“主动预防”太空战略,为太空战做好准备。在美国国防部支持下,有线新闻网(CNN)去年特别制作了一个45分钟的专题节目“太空战争”,耸人听闻,冲击大众观感。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约翰·海顿上将在一次访谈节目中公开声称:“失去太空,我们将回到二战时代,回到工业时代的战争。”这些事情集中反映了美国政府和军方对太空安全异常敏感,对确保美国的太空军事优势高度关注。在此大背景下,美国国会重提太空军事组织领导管理体制的调整改革问题。今年4月,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分委员会主席麦克·罗杰斯在美国2017航天大会上致辞时,专门提到了让他印象深刻的两件事,宣称这使得他与国会同事对美国太空安全与军事发展状况“深感忧虑”,调整改革势在必行。

一件是今年3月14日,美国国防部公布了空军拟晋升准将的37名军官名单,其中25人是飞行员出身,却没有一人是太空专业出身。罗杰斯说,这种情况很难让人相信空军准备好了应对来自太空的威胁,也客观反映了空军现有组织架构对太空重视的“真实程度”。他还提到,最近连续三任的空军太空司令谢尔顿将军、海顿将军和雷蒙德将军都是太空专业出身,为美国太空军事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如果要挑选下一个太空司令,那么在这37人名单中找不到一位像谢尔顿将军、海顿将军或雷蒙德将军这样的人选。

另一件事发生在去年夏天,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就国家太空安全组织与管理问题给国会的简报引起了他的注意。令人震惊的是,报告披露的问题并非始于今日。从2001年国会成立拉姆斯菲尔德委员会算起,过去16年中,这些问题在国会至少就审查了三次,每次审查的结论都相同,就是美国现有太空安全组织管理架构无法适应和突出新世纪国家太空安全需求。然而,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官僚体制对此基本无所作为,问题依然大部如旧。

针对上述情况,罗杰斯表示,从今年夏天开始,在本届国会任职剩余时间内,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分委员会决定将太空军事组织领导管理体制改革作为头号优先议题,进行全方位深入研究与审查,并且要有标志性的进展。

上一篇:透析“向东看”战略:俄欲借助菲律宾布局东南亚
下一篇:国际观察:默克尔赢面大 德国大选难飞“黑天鹅”